据说,21克是灵魂的重量



“如果灵魂能够脱离身体而存在的话,我真想不顾一切地尝试一下。”

                     ——《月亮与六便士》

应该


      这几句话,我想大家应该不陌生,或许生活中也处处充斥着这个声音:“什么样的人就该干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你应该这样,而不是那样"..... 可是,到底什么是应该?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顺着做了,后来发现,应该是有益的,它为我争取了不少时间;应该是有益的,它让我沿着别人的脚印顺利地走着;应该是有益的,它让我免于繁杂的思考;应该是有益的,它让我感觉到这只不过是一种懦弱的借口。世界上存在着的应该二字,也只不过来自于人类的幻想。命令者应该下达命令,服从者应该毫不犹豫地服从。人类应该独霸世界,所以应该无理由地重复着智人DNA的复制。所以,从一开始,就真的应该吗?





矛盾

      人总处于矛盾之中,是个纠结体。前有墨菲定律,后有真香定律,不过都是矛盾定律罢了。做着不明意义的事,却用来维持着意义明确的生活。做着不喜欢的事,却也要逼迫着做好,来弥补内心那份可怜的责任感。释放天性,却要始终枷锁于自己的克制,被用来为所谓的成就铺路。拼命追求所达到的目标,只是又一个新的起点,是山巅亦是深渊。矛盾,是人类最好的伪装。

● 


"Feelings have a rational reason cannot            understand.”

情之浪漫

      话说,人类是感情动物,但也只是动物。所谓的人类,不过只是浪漫的智人夸大其词所得的美称。我们有情,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变成带刺的玫瑰来守护;我们无情,甘愿放弃铠甲为重要的人露出软肋。“现实如山,而我浪漫如云。”这是人类的浪漫,理想是浪漫,现实是浪漫,美好是浪漫,不幸也是浪漫,浪漫的方式有太多种,每个人的存在都浪漫的象征。你属于,哪一种浪漫?



例子

      用什么诠释个性,举个例子,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例子?没错,例子。我们要参照不同的例子,去发现不同的自己。可是,既然有例子,怎么能叫新?举个例子,不断重复的新也被戏谑地称为——新。





选择

      做个选择吧,选对和选错,只是一念之间。那一念之间的选择,没有对错,只是选择。汽水和糖,我都喜欢,可是,还是做出个选择吧!



      这是21克的重量,我们所共有的素粒子,你或许不懂,我或许也不懂。



无华有话

欢迎你来肆无忌惮


文字 丨十一子

排版 丨十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