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在土耳其埃迪尔内省,非法移民走向土耳其和欧盟的边界。(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3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造访布鲁塞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就近日愈演愈烈的土耳其-希腊边境难民问题展开磋商。然而,由于双方立场差异过大,会谈最终“不欢而散”,埃尔多安甚至没有出席原定与冯德莱恩和米歇尔举行的联合记者会。


也就在同一天,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到访德国就难民问题进行商讨。默克尔强调,将与希腊保持团结,尽最大努力解决当前难民滞留土耳其希腊边境的问题。德国政府当天宣布,已经准备好接收部分滞留在希腊岛屿上的难民儿童。

可以说,自2月28日土耳其突然开放边境准许难民前往欧洲开始,土欧之间围绕难民问题的争议日渐升级,埃尔多安拒绝出席联合记者会这种在外交上无疑是有些“失礼”的态度,也向外界表明,在难民问题上,土欧完全不想掩饰彼此的对立。


对欧洲而言,在经历了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之后,欧洲国家对中东难民本就心有余悸。自2008年以来,欧洲接连遭遇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危机,不少欧洲国家经济遭到重创。以此次面临巨大压力的希腊为例,欧债危机爆发后,希腊GDP连续8年下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3万美元降至1.8万美元。直到2017年,希腊才逐步走出困境,实现经济正增长。有希腊国民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自己都将要养活不起,怎能顾得上难民?”这无疑道出了不少在经济困境中挣扎的欧洲国家的心理:多年来承压的经济让欧洲在继续接收难民方面存在巨大困难。


同时,2015年以来的难民危机还助长了欧洲国家内部的民粹主义情绪,给欧洲传统政治格局造成了巨大影响,给欧洲传统建制派力量造成沉重打击。大量中东难民的涌入,从经济、社会、文化、宗教等多领域给接受国带来不小冲击。这些冲击,被欧洲国家内部的极右翼力量利用,进而煽动国内民粹主义情绪,令极右翼势力在一次次选举中快速壮大,甚至在一些国家成为执政党,还造成了欧洲内部的分裂。这种局面让欧洲的建制派力量感到忧虑,也促使他们在此次难民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欧盟领导人早前在访问希土边境时对希腊在边境的管控表示了赞许,欧盟还向希腊提供了7亿欧元的资金支持用于打击难民偷渡。


对土耳其来说,土欧边境地区的中东难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就是土耳其用以向欧盟施压、谋取地缘政治利益的筹码。2016年,土耳其正是利用难民危机给欧洲带来的巨大冲击,与欧盟签订难民问题协议,通过限制难民出境换取欧洲对土耳其在经济、外交等方面的支持。自协议签订后,土欧之间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自2019年12月叙利亚政府军发动收复仍在叙利亚反对派控制之下的伊德利卜省的军事行动以来,土叙矛盾快速升级。自叙利亚2011年爆发内战以来,土耳其就是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定的支持者,如果叙政府彻底击溃反对派、夺回伊德利卜,土耳其将失去干涉叙利亚事务的最大抓手,这将极大损害土耳其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2月28日土耳其宣布开放边境、允许难民前往欧洲,可以说是故技重施:土耳其此举,就是为了迫使欧盟在叙利亚问题上向土耳其靠拢,并帮助土耳其改善其在中东面临的外交困境。


据统计,目前仍有360万中东难民生活在土欧边境地区,土耳其深知这些难民涌入欧洲会给欧洲带来怎样的影响;欧洲人也明白,若放任这360万难民,会给仍未从前一轮难民危机冲击中缓过劲来的欧洲,造成多大的破坏。难民问题的形成多方都有责任,要想彻底解决该问题,只有让叙利亚等国尽快恢复和平,让难民得以重返家园。但在目前土欧俄叙多方博弈的格局之下,被困在土希边境和爱琴海岛屿上的难民,恐怕很难摆脱再度成为筹码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