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年前,马是人类主要的交通工具,而马粪如同现在的尾气排放一样,成为了当时主要排放物。而近几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销售狂飙突进,废旧动力电池的问题如同马粪一样,越来越凸显。而不同与马粪的是,电池属于严重污染类废旧物品,对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一百多年前,欧洲经历了一场“马粪危机”。

1894年,整座伦敦被浸在马粪堆里,当时人们坚信:马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当时的科学家、政治家和城市规划者聚在一起应对“马粪危机”,而商人们也围绕着马创造各种盈利——马鞍、马车、马粪回收,使很多家族暴富。

正如马车给人类带来的污染一样,汽车带来的污染远远超过马粪给人类的污染。于是我国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试图减少尾气排放,降低污染。

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7万辆,同比增长126.9%,预计今年有望实现70万辆的产销目标。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预测,到2020年,我国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累计报废量将达到12万到17万吨。但目前,退役动力电池的回收再利用问题亟待解决。

新时期的“马粪危机”

一辆指导价为30万的新能源汽车,其电池成本可能在10万元甚至以上。“一般来说,动力电池的容量低于80%就不能再用在新能源汽车上。”上海交大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殷承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目前报废的动力电池通常有如下几种处置方法。

第一,重新制造。即替换电池上的损坏零件,重新装配给电动汽车;

第二,电池转型。即改变电池的调校(控制发动机的数据),并将其装配给其他静态储能装置;

第三,循环利用。即分解提取电池中的贵重金属、化学材料及副产品,在原材料市场中出售或重新投入车用电池的生产。

“我们把电池包做出来,经过车企再到终端用户,最后把电池包进行回收,进入梯次利用市场,再利用完后才会进行电池包的报废和回收,材料回收后又回到了电池厂家,这就形成了循环,整个产业链的关系在这里。”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CATL”) 动力电池方面专家王岳利介绍道,目前动力电池的主要处理方法是梯次利用。

“对于梯次利用方案,从车企下来之后进入梯次利用,首先要分析市场在哪里、应用领域在哪里,我们进行了很多调研和筛选,从市场的应用范围来看,我们更倾向于做车载再次利用,比如说场地车、摆渡车等等。”王岳利说。

电池材料回收难点

相比电池企业对电池回收的积极探索,各生产厂商更专注于扩充产能,对于电池回收的积极性并不高。

“没有其他企业主动承担电池回收责任的时候,这个责任主体会判给整车厂。”王岳利称。

其实,梯次利用每一环节都离不开车企,因为车企具有庞大的销售网络和天然用户终端优势。如果电池厂在全国各地区布置回收点的成本远高于收回的成本,所以电池厂需与整车厂联合,形成完整的回收体系。

“从材料回收的角度来看,电池拆解是通过破碎后变成电极粉,再把相关的金属进行回收。材料回收主要是通过电极粉、通过酸碱萃取,变成三元材料,最终呈现的产物是硫酸镍等等。回收过程很环保,过程监控也非常重要,所以国家对场地、拆解环境、拆解设备、拆解人员会做相应的要求。总而言之,材料回收要达到比较高的回收率。”王岳利说。

据悉,今年材料回收和包装运输标准即可确定,2017年梯次利用的一系列标准也有望推出。

政策鼓励,难过商业价值关

“1个20克的手机电池可污染3个标准游泳池容积的水,若废弃在土地上,可使1平方公里土地污染50年左右。试想,如果是几吨重的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废弃在自然环境中呢?大量重金属及化学物质进入大自然,将会对环境造成更大的污染。”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吴锋曾公开表示。

或许正因如此,在2014年12月30日,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下发 《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明确汽车生产企业作为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责任主体,负责动力电池的回收。

为鼓励生产企业回收动力电池,不少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探索。上海市曾出台政策表示,车企回收动力电池政府将补助1000元/套;深圳则建立动力电池利用和回收体系:每卖一辆车厂商拿出600元、政府拿出300元,用于回收动力电池,初步建立电池回收的机制。

“我们目前正在和我们的供应商讨论后续的电池回收利用,但现在还没有具体的细节可以对外透露。”安徽某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王宇(化名)告诉记者,“因为去年新能源车的销售也才刚刚起步,所以更多还是关注前端的销量,而电池制造商现在忙于扩充产能,感觉也没太关注回收的问题。”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

更重要的是,在他看来,是技术不到位以及目前整个新能源电池的再利用商业链条并没有得到完善,整个产业闭环难以形成所致。“举个极端的例子。你看铅酸电池,修车的地方可以回收,垃圾分拣场所也可以回收,为什么呢?就是因为铅酸回收很容易产生商业价值——拿个改锥,把废电池撬开,倒掉酸液,把最值钱的铅板取出再倒卖就赚钱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但是锂电池为什么回收不上来?在他看来,锂电池回收工艺太复杂,从废旧锂电池中直接回收正极材料、负极材料、电解液、隔膜等高附加值的中间品商业化难度很大。加之不同厂家的锂电池材料和配方等各不相同,要完成回收更加不容易。

回收不易,再利用更难。上述技术人员介绍到,比如即便是家庭储能电池,也要根据储能项目的需求做二次开发,要求电池成组后的外形、安装、动力接口、信号接口以及各种协议、电压等级等都必须统一起来。在这些都完成之后,即便是有“下家”能接受再利用产品,那么,如何能保证再利用的产品在成本和价格上较新品更具优势?

因此,有观点认为,要促成动力电池的回收再利用,首先应该统一电池的标准。“更重要的是,政府不能只表示支持而不拿出实质的政策。”王宇认为,我们可以借鉴欧洲和韩国等国家,采取税收减免或者财政支持的方式,来鼓励企业进行投入和尝试。

编辑  贾森

本文来源 21世纪 第一财经 网络

图片来源 网络

推荐阅读


中国汽车咨询中心网

记录中国汽车产业的变革

保持与汽车行业同步

探讨汽车行业新热点

联系与合作 | jason.zhou@timer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