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来点恐怖故事

【推荐有趣的微信号:si45si】微信上最大神秘恐怖名博!神秘震惊未解之谜、探索发现、奇人异事、灵异事件等等。





1、测试

一个下着雨的阴沉日子里,坐在电脑前上网的魏华突然回转过身:“兄弟们,找点刺激干不干?”

“啥?”方辰从手中的书上抬起头。

“我念给你听啊------‘绝对应验的测试,胆小勿入。见鬼指数------’”

“还见鬼指数,切!”汪健东不屑道。

“来试试嘛,这上面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见鬼的,超心理学家说常见鬼的人有特别的体质和性格特征!”魏华兴致满满地怂恿,“来啊,就十道题!”

完全没有征求室友的同意魏华擅自念起来,虽然听上去不大可信,但方辰还是有点儿兴趣试试,所以他每念一道自己便随手用笔在书角打个勾或者叉。

“一,曾经反复做过同一个噩梦,梦见完全不认识的人。” “是!”

“二、在漆黑的晚上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在墙角喃喃自语,会吓跑!” “是!”

“三、看见大片的血会恐惧不安。” “否!”

“四、一个人处在绝对寂静的地方会出现幻听,好像有人说话。” “嗯.....是!”

“五、吃面条的时候会注意不咬断。” “我靠,这有关系吗.........是!”

“六、虽然不相信,但有些事情会比较忌讳,比如把筷子直直地插在饭里。” “是!”

“七、曾经被猫或者狗没来由地冲自己叫过,而且叫得很凶!” “呜...还直有这么回事,............是!”

“八、KB片或者KB小说,明知道害怕还想去看。” “是!”

“九、有过类似心灵感应的经历,明明自己在另一个地方,却忽然知道了朋友或亲戚出了事!” “我想想啊,嗨,有这么回事..........是”

“十、曾经被小说和电影里的情节感动得哭了,不能自拔。” “动画也算吧?..是!”

念完之后,魏华猴一样骑到椅子上,兴奋地问:“怎么样,得多少分?一题一分哦!”

汪健东数数手指:“九十分!”

方辰说:“我也九十!”

“我五十分!”一个大嗓门在方辰头顶响起来,刚刚一直戴着耳机在听音乐的老大不知什么时候探出了脑袋聚精会神地在听。

“我靠,吓死我了,打声招呼啊!”

寝室长一副自尊心受伤的样子缩回了脑袋,嘴里说着“这是伪科学”,但那神态分明是盼着自己能见鬼。

“恭喜啊,我都没有这么高的分,方辰还有汪健东,你俩有生之年也许会见到鬼!恭喜恭喜!”

“无聊!”汪健东回过身接着做题,此人是本寝室的考证狂,虽然是一介文科生,但却是全院唯一过了C语言的人,现在正忙着十二月份的六级。

方辰原本并没有把这个测试当成一回事,网上这种山寨测试太多了,他曾经测过自己今年会交女朋友,可到现在仍然是条光棍。所以....谁信谁就是傻瓜!

但常常不放在心上的事却会出其不意地发生,这天晚上他真的见了鬼!不是似睡非睡间的幻视幻听,也不是捕风捉影的模糊影子,而是一个真正的凶灵!

第一段 完


2、见鬼

睡觉前的卧谈会,四个男生意外地没谈班上的女生,而是说起了灵异事件。不知道挑起这个话题的魏华是有心还是无意。

“知道吗,人死了之后会减少21克!有人说那是灵魂的重量!”

“得了吧,那是空气,人一死横膈膜不再动,体内的气压变大就会把空气挤出来!伪科学,完全是伪科学!”老大说。

“你这么说我就不同意了,没发现电磁波的时代人们不相信有电磁波,但它依然存在。每个国家都有一种鬼文化,如果全部都是假的,怎么会发生这么惊人的巧合?!”

“扯淡,那些就是纯属巧合!”

为了平息两人的争辩,汪健东幽幽地说起一段故事:“我从书上看到的啊,说是十九世纪欧洲有一对双胞胎,一个留在英国,另一个去了上海。有一次在英国的哥哥在剧院看戏时突然发现前排有一个人长得酷似自己的弟弟,他以为弟弟回来了,就拼命地冲他打招呼,但那人一晃就没影了。散席后他去找那个人,却发现全剧场没有一个人长得像自己的弟弟。后来他得知远在上海的弟弟在那天晚上去世了,时间就在他在剧院目击‘弟弟’之前一点点。原来他们曾经打过一个赌,如果谁先死就去见另一个人,以证明鬼魂是否存在!我说老大啊,咱也打这个赌怎么样,谁先死了就去见另三个人,这不就得了?!”

“嗯,这个提议好得很!老三(魏华),你先死!”

“你先死!”

“你先!”

更加激烈的争论被点燃,两人激昂得几乎要跳下来现场弄死对方。嫌吵的方辰就从枕头底下摸出MP3,听着Beyond的老歌,渐渐睡去了。

再次醒来是被耳机里刺耳的木质爆裂声惊醒,他烦躁地扯下耳机,嘟囔一声:“黄家驹烈士,唱完最后一首歌能不能不砸吉他!”

睡眠被打断就再难续上,借着外面的路灯他看到老大和魏华保持着相互掐着对方脖子的动作熟睡在一张床上,被子掉到了地上..........谁能给个前情提示?他想。

不经意间他注意到地上有血迹,顿时胆战心惊地探头张望,难道刚刚老大和魏华动真格的了?可是地上的血迹里掉着一朵黄色的塑料花,像是女孩子发夹上的。

他缩回身子,后背感觉到了什么,然后一个皮肤洁白而沾满血污的胳膊轻轻搭在他身上,那只胳膊的小臂是折断的,断开的骨头像刀子一样顶着一小块皮肤。

方辰被碰到的手臂感觉到了对方的冰凉,这躯体完全没有温度,他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毛孔都缩了起来,不敢相信地、艰难地要转过脑袋.......

“别回头!”对面床上的汪健东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眼睛闪着光,用压低的声音警告着,“不要看她的脸,会死的!”

“怎么..........怎么办........”方辰用哭腔说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他尽可能地向前缩起身体,避开背后那可怕的东西。

“冷静.......冷静点!”

“救........救命!”他无法抑制心中膨胀的恐惧,失声叫起来。

“啪”一声,灯被老大随手拍亮,手臂,血迹,小花,一瞬间消失无踪,连同黑暗一起被驱散。汪健东还坐在床上,刚刚那一幕绝对不是梦!

“吵吵什么,大半夜的,你尿床了啊!”

“鬼.........有鬼啊!”

“啊,你这个基佬!为什么在我床上!”老大的注意力被怀里仍在熟睡的魏华吸引了过去,粗暴地摇醒了他,恢复意识的后者立即拽过被子遮住上身,紧张地说了一句滥俗的台词:“禽兽!”

战火再开的寝室失去了夜晚该有的宁静,汪健东披衣下床,从抽屉里取出烟,示意方辰到阳台。他点燃了平生第一根烟,咳着呛着,但身体依然因为恐惧而战栗不止。

“是鬼,真的是鬼,你也看到了!我的天!”

“别想了,越想越怕,这大晚上的!”汪健东看着漆黑的天,“我看到了她的脸,可能是她!”

“她?”

“何珊!”

第二段 完


3、线索

X大的学生都知道去年夏天发生的车祸,死的人就是何珊。因为是个美女,所以格外受男生们关注,大家纷纷叹息,这么好的女孩,如果做我女朋友就不会在晚上一个人过马路被撞死了。

何珊本人性格孤僻、内向、敏感,生前朋友不多,听说父母也是离异的。她的空间里贴满了各种灵异事件的文章,好像她对这些东西格外有兴趣,所以有人说她是“巫女何珊”。她曾经对室友说如果自己哪天死了就去见她,以证明鬼是存在的,结果在何珊出事之后,那位室友歇斯底里地在阳台大喊大叫,后来患上了抑郁症。

也许那个女孩真的见到了什么!回忆起这件事时,方辰想。

汪健东说:“鬼不过是死去的人,咱和何珊压根不认识,我估计她不会害我们!”

“那为什么出现在我床上?”

“可能是有求于人吧,谁知道,明天天亮我们去打听下她的坟在哪儿,去烧个纸什么的,破财消灾!”

但经历了这件事,方辰怎么可能睡得着。他翻来覆去地想,猛然想起了白天做过的见鬼测试,难道和这东西有关?

他用手机上网,搜索相关的网页,很快找到了魏华念的那个帖子-----“见鬼指数测试!”

主要内容与魏华念的并无二样,他翻看下面的跟帖,注意到有个人在反复地说:“不要测!危险!不要测!”

他点击“只看该作者”,发现此人在之前也跟过一个帖,内容是:“啊,我是九十分!”两个跟帖时间相差两天。

他揣摩着,这个人会不会是做了测试得了九十分,然后遇到了与他们同样的事情,于是回来警告大家?

继续往下看,看到了最后一行,他差点气炸了,上面写着:“方辰,X校历史系402寝室,测得九十分!汪健东,同上,测得九十分!”

“搞了半天有人把我们的分数发了上去,这个人.....这个人一定别有用心!”但会是谁,他们三人中谁会做这个阴损的事情?

心里盘桓着各种疑问,他失眠了。次日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他睁开眼,空无一人的寝室变得陌生起来。

但这是个机会,他立即做了自己想了一夜的事,偷偷打开魏华的电脑检查他最近看过的网页还有在那个论坛使用过的ID,但登录栏上却没有留下什么。这家伙是不是刻意隐藏了什么?他想。

这时老大拎着一袋苹果进来,丝毫没介意方辰鬼鬼崇崇的动作,大声问:“今天怎么逃课了,老师又点名了!”

“啊,啊!”他含糊地应着,跑了出去。

虽然肚子里的饥饿搅得他胃痛,但漫步在校园里的他却完全没有支吃饭的心情,想来想去决定去图书馆找一找去年何珊出事的报纸。

他记得那起车祸出在去年五月,但能找到的市级报纸、校报里,五月那期都被人剪去了一块。校报被剪的边缘上还留着照片的一角,依稀可以辨出那是马路上的地面,鲜红的血在蔓延。

“有人在隐瞒什么!”他流着冷汗想,逃命似的离开了。当他打开电梯,看到镜面上自己扭曲的身影,背后影影绰绰站着一个长发的女人。

他大叫一声,准备拔腿就跑,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是一个有温度的女孩的手。

“同学,是你把桌上的报纸剪了?”那个长发女孩劈头就问,她的肩上戴着“图书管理员”的袖章。

“不.........不是我!”虚惊一场的方辰连连否认,“你可以查我的口袋!”

后者松开手:“我知道了!”随即又问了句,“你为什么要查何珊的事,你是她什么人?”

“我只是..........不,我们不认识.........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何珊的报道,报纸明明都被人剪了啊?”方辰狐疑地看着她。

“我认识她!”女孩的眼神黯淡下来,“我是她生前的室友!她死后也来找过我!”

第三段 完


4、郭婉静

“在那件事之前我是不相信有鬼的,其实我们寝室里的人都不信,平时也常嘲笑她痴迷于这些东西!不知道为了报复还是为了证明,她在死后的某一天真的来找我了!”陪同方辰一起下楼的女孩顿了顿,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看到死后的她,那已经不是恐惧能形容的了!她那张撞烂的脸,披在两肩沾血的头发,扭曲的四肢,看到那一幕,我心里有什么东西‘砰’一下炸开了,我不能自控地跑到阳台去大喊大叫,那时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只要被人听到就行,让人看着我,更多的人看着我,我才能不再害怕!”

“听说后来你得了抑郁症,是这样吗?”方辰小心地问。

“呵,抑郁症?可笑的三个字,没目睹过那惊魂一幕的医生简简单单地就把我当成心理问题,他们不会懂!你知道吗,从那以后我几乎变了一个人,睡觉不开灯就会做噩梦,而且留起了长发,因为这样我才有安全感!”她侧过头,“你也见到了她?”

方辰默默地点头,问:“你知道那个测试吗?”

“鬼指数?”对方脱口而出。

“是见鬼指数!”

“嗯,我当然知道了!何珊生前写的这东西,神神秘秘地找我们来测,我测的分数最高!我在想她后来找我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可能她找别人的话别人不会感应到她的存在!”

“那你说何珊为什么找我们?她死于车祸,应该没有什么仇人才是啊!”

“你想调查这个?我劝你算了吧,那个鬼何珊已经是个凶灵,别去和她纠缠!”

“我只是为了保命!”

对方吸了口气:“好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她来找我的时候,不断地在说一句话---”

“什么话?”

“她几乎是脸对着脸地看着我,被撞烂的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却在无声地对我说‘放开我,好痛苦!’这句话我不会记错,那之后我做了很多噩梦,这一幕在我脑海里重复过很多次!”

“放开我,好痛苦?”方辰不解地念叨着,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就说到这儿吧,我回去工作了!”女孩停下脚步,这时两人已经到了图书馆门前。

“你叫什么?”

“郭婉静!”

和郭婉静的巧遇仿佛是冥冥中真相在慢慢呈现,但这冰山一角的真相却让方辰的心陷入更深的迷惑里。紧接着,第二个巧合出现了!

当晚他回到寝室时,发现汪健东正伏在魏华的电脑前,鬼鬼崇崇地弄着什么。

方辰推门的声音让汪健东愣了愣,他挠着脑袋笑着说:“我查查火车时刻表!”

但开着的电脑却证明他在撒谎,打开的分明是那个诡异的帖子。看看电脑,又看看汪健东,方辰质问道:“你和这件事有什么联系?”

汪健东两手插兜,漫不经心道:“瞎胡说,我也是受害者啊!”

正要追问时魏华拿着从隔壁借来的游戏碟冲进来,兴冲冲地坐在电脑前安装,方辰暂时按下心头的疑问,闷声不响地坐下看书。

如果是汪健东在捣鬼......他确实没有什么动机可言;那魏华呢,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又会为了什么呢?要不就是老大?不过这个目前为止打字都是一指禅的他怎么看也不像会扯进这桩事件中啊。

目光呆滞地停留在书上,他最后想出了一个结论:“这三个人里有一个在骗人!”

这个结论像扎进肉里无处可寻的竹刺一样,让他坐立不安,渐渐的,他开始变得疑神疑鬼。睡觉时坚持要开着一盏小灯,一个人走路时总要回头看看,不敢对着镜子看。

一连几天,却什么也没发生,但他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一粒灰尘都变得可疑,身边每个人都可疑,都在说谎!

他继续关注那个帖子,一星期后新的留言出现:“王冬,X校物理系102寝室,测得九十分!”新留言出现时,寝室里老大在睡觉,汪健东在做题,而魏华在玩游戏,开的全屏。

方辰立即赶往了物理系的102寝室问:“谁是王冬?”

“我是!”一个戴着酒瓶底眼镜的男生直起脑袋回答道。

他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对方,后者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笑起来:“同学,这不就是个试验么?”

“不,是有人在耍阴谋!”

“科学是讲究重复性的,如果照你这么说,那只要我把别人的名字按这个格式发在这帖子上,此人就一定会撞鬼?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们可以试验一下,看看在可控的情况下相同 的事件会不会发生!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说的什么超心理学本来就不是真正的科学,测测死人的重量,猪肉贩子都会做!”

方辰恨不得一拳捣烂他的眼镜片:“那你为什么会测出九十分,谁给你测的?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

“你稍等!”他回到寝室在电脑前抄抄写写,旋即回来,把一张小纸条交到他手上:“是个女网友,网名叫云静静,这是她的QQ号......不可以和对方聊天啊,当然了,静静不会看上历史系的书呆子的,历史学不过是使用大脑额叶就能做的学问,算不了真正的.......”

“砰!”方辰一拳下去,后者的镜片碎成一块块的,从脸上滑落下来......

当天晚上,物理学院寝室楼有个男生穿着内裤跑了出来,悲惨的叫声回荡在校园内:“鬼啊!!!!!有鬼啊...............!!!!!!!!”

第四段 完


5、真相

方辰按图索骥,以这个QQ为线索去找那个“幕后黑手”。这个QQ是新注册的,没有空间,没有校友,只填了很简单的资料,而且明显是假的。

他只能自己注册一个新号,加对方为好友,不过好像此人并不常上线,回复他的信息是在两天之后。

他立即在床上打开笔记本,开始聊天,小心翼翼地像正常和女孩说话一样,时不时地套问对方的信息,但云静静却仿佛在刻意岔开话题,突然说了句:“嘿,有个好玩的测试要不要玩玩看?”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他回复:“好啊!”

对方发来的果然是那个“见鬼指数”,并简单说了规则。方辰胡乱填好,编了个名字和学院发过去,安静地等着。

这时寝室里老大在玩PSP,汪健东坐在床上削萝卜吃,魏华坐在电脑前,听声音像是在玩游戏。

云静静的头像灰了下去,同一时刻魏华站起来伸着懒腰:“我出去买吃的,谁要带?”

难道是他?

等他走了方辰悄悄穿衣服跟出去,远远地跟踪在魏华后面,亲眼看到他走进校园对面的一家黑网吧,不用登记身份证的那种。可疑!

他立即打开手机,手心出汗地一遍遍刷新,突然新的帖子出现了:“石鼎,X大医药系108寝室,测得九十分!”

五分钟后魏华出来,方辰从地上摸了半截砖塞到口袋里,迎面走了上去。

“嘿.........你怎么也来了,我买吃的呢!”

他上前抓住对方的衣领,把手机按在他的脸上,恶狠狠地说:“这是怎么回事,说,你在捣鬼,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云静静是你的号对不对,你偷偷替别人做测试,然后发到网上让鬼去害,是不是?”

魏华睁大眼睛:“啥,我们是朋友啊,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看看上面写的什么.........”当方辰递手机的一瞬,魏华突然挣开了他的手向着马路对面跑了过去。

方辰追了上去,突然路面上出现一摊血,并不断地扩散,仿佛脚下正张开一个血红的深渊。他一转头,看见了一张被头发遮住的脸,那是何珊!

头发下面的嘴唇慢慢动着,一遍遍无声地说着什么........“我好痛苦,放开我,放开我!”

对面的魏华开始狂呼:“危险,方辰,车,车!”

这句话甚至没来得及被大脑理解,一辆飞驰的汽车就冲了过来,他飞上半空,重重落下。一直到死那双恐惧的眼睛都没有闭上,大睁着瞪视虚空的某处,仿佛有什么要从这两个空洞的眼睛中钻出似的。

路边的魏华慢慢地跪在地上,抱着脑袋痛哭起来:“我不是人,我骗了你,”他一抬头,看到路中间站着的那个女人,何珊。立即吓得浑身乱颤,他没有意识到自己鼻子正在流血。

一个月前他因为好奇做了那个见鬼的测试,意外地得了满分,他是个胆小的家伙,得满分并不奇怪。出于奇怪的虚荣心他把结果贴在了帖子后面,没想到那天夜里他目睹了最KB的一幕,那个被撞死的何珊贴在他头顶的天花板上,冰冷的血滴在他脸上。

恐惧、慌乱、紧张!为了自保,他做了次绝望的挣扎,就是找了另一个人做测试,后者得了九十分,于是他把此人的姓名和结果贴在后面。后来这个人见了鬼,鬼没有再来找自己!所以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生路,只要把别人的结果放上去,自己就不会被凶鬼缠身!

为了不被室友发现,他行事非常小心,不过做这件事终归是害人的,似乎相当折自己的寿。因为这一个月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总是流鼻血,贪睡,做噩梦!

但就算这样损人害已,为了自保他还是不得不这么做下去!直到今天他意外地害死了室友,心里那层脆弱的自我保护被击得粉碎,跪在地上的他久久地痛哭,终于晕倒在地。

第五段 完


6、化鬼指数

魏华因为身体虚弱、精神紧张,被家人接回了家。在魏华被接回家的那天,汪健东正在树林里纸,喃喃地说:“方辰,一路走好!”

此情此景被人撞见大概也会被当成替死去的方辰烧纸钱吧,不一样的是他的脸上有一丝得意的笑,而且他烧的东西只是纸,却不是纸钱。

烧了差不多所有的何珊留下的日记,他从袋子里摸出最后一样东西,也是何珊最得意的一样东西。这是一份自编的测试题,十道,每题十分,但标题写的却是“化鬼指数测试”。

没错,是“化鬼指数”而非“见鬼指数”。人死后确实会有灵魂离开身体,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变得了鬼,只有特定的人才会变成鬼----可以役使的鬼!

当年他和何珊是网友,原本是想曲折地追求这个孤僻的大美女,就硬着头皮去了解些灵异的东西,以作谈资。两人在网上认识了很久,何珊突然说:“喂,咱们来打个赌,咱俩谁先死的话就去找对方,来证明鬼是存在的!”

“咒自己死啊,太不吉利了吧?再说我怎么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鬼呢?”

“确实.......会不会有一部分人会变成鬼,有一部分人会变凶鬼,大部分人什么都变不了呢?要不咱们来做个测试吧,测测死后会不会变鬼!”

结果“鬼指数”应运而生,这份测试就是她的室友郭婉静看见的那份,在汪健东的提议下更名为:“化鬼指数!”

汪健东的得分为九十,何珊得分一百。后来她出了事,也真的来找了汪健东,告诉他自己死的很痛苦,很孤独。

何珊可怖的亡灵没有引起汪健东发生一场人鬼情未了的冲动,他找到了一种役鬼的古老法子,把何珊困在自己手里,替他做了很多事。

不过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无非是偷看下别人的账号密码,偷看下考场上别人的卷子,这让他尝到了很大的甜头,役使起何珊来也越来越顺手。

不过渐渐地,这个鬼开始不听话,经常向汪健东诉说自己的痛苦和孤独,并且拒绝再为他做坏事,所以他想换掉她,找个更容易控制的鬼来役使,毕竟出了较门之后需要用鬼的地方更多,他得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所以他把“化鬼测试”更名为“见鬼测试”,结果真的激起很多人的好奇心,其目的就是找一个最合适最方便下手的,害死他,弄成鬼!

没想到何珊也利用起这个测试来,去找每一个测到九十分以上的人警告对方,但事与愿违,自己可怕的模样每次都会吓坏对方!这些对灵异敏感的人大多天生胆小而神经质,根本没有勇气去听她说话。

这时汪健东发现了魏华,得分一百的他,同寝室的胆小的他无疑是最好下手的对象。但要杀人他还是没谱,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他的电脑上小量地放致命的药,因为魏华思考的时候有咬手指的习惯。

那一天差点儿就被方辰撞见他在下毒,好在后者并没有往这方面想,真是虚惊一场。

一天天看着魏华虚弱,流鼻血,他知道自己的药效正在起作用........没想到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害死了方辰!不过也好,他从头到尾是个旁观者,是个无辜的人,不但没有人知道他的阴谋,就连鬼也不会知道,方辰到死都以为自己是他的朋友。

而且方辰答应过死后会回来找他们,这样最好,等他一出现,自己就立即用符咒困住他,慢慢将他泡制成可役使的鬼!这一次一定要用狠手段,把方辰的亡灵彻底变成一个奴隶鬼,用一辈子!至于何珊,找个法子让她魂飞魄散吧!

当火舌贪婪地把这份“化鬼测试”舔舐成灰烬后,他拍拍手上的灰,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不知鬼不觉,连死人也一起骗过了!

我是个天才!

最后一步就是等方辰回来找他,然后........他哼着小曲回到寝室,玩玩魏华留下的电脑游戏,自得其乐。

第六段 完


7、尾声

正在汪健东得意的时候,键盘突然自己动了起来,慢慢地敲出了几个字:“ 我.......来.......找.........你...........了..........”

“啊,方辰,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他急切地说,四下里张望。

“打............开.................开门 ..............”又一串字被敲了出来。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符咒,打开阳台的门,一个稀薄的影子慢慢浮现在半空中,那是他熟悉的方辰的身影。

“回来就好,我一直在等你!”他咧嘴笑道。

“她告诉了我一切!”

“啥?你在说什么?”汪健东走近他,手里的符抓好。冰凉的手突然搭在他的肩上,沾血的发垂下落在他肩上,轻柔得像个女友的拥抱,但那气息却宛如一条冰冷的蛇缠在他身上。

一下子,他的身体不能动了,他回过脸,惊叫起来:“何珊?不.......不!你没有力量的,你明明是个普通的鬼!”

方辰微笑:“我有,因为我是凶灵!虽然我是恨魏华,但我更恨你!”他露出灰白的牙,阴森森地说,“我们也在等你啊!来吧.............”

全文 完